苍井空二十四部精品集

苍井空二十四部精品集

 三诊将药连服三剂,呼吸已不短气,而血分则犹见少许,然非鲜血而为从前未下之恶露,此吉兆也。此本虚寒泄泻之证,原不难治,而医者因其过午身热,皆不敢投以温补,是以屡治不愈。

《内经》谓∶“冬伤于寒,春必病温”,此言冬时所受之寒甚轻,不能实时成为伤寒,恒伏于三焦脂膜之中,阻塞气化之升降,暗生内热,至春阳萌动之时,其所生之热恒激发于春阳而成温。 然须知灶心土含碱质甚多,凡柴中有碱质者烧余其碱多归灶心土,是以其所煮之汤苦咸,甚难下咽,愚即用时恒以灶圹红土代之。

方解凡呕吐之证,饮汤则吐,服粥恒可不吐。白虎加人参汤中无粳米者,因方中有生山药可代粳米和胃也。

心常发热,呼吸似觉短气,懒于饮食,大便燥结,四五日始一行。复诊将药连服五剂,诸病皆大轻减,而胃疼仍未脱然,右脉仍有牢意。

效果将药连服两剂,热退泻止,小便亦利,可进饮食,惟身体羸瘦不能遽复。 诊断盖其身体素弱,又在重感之余,风寒深入阻塞经络,是以脉闭。

然此热非纯系实热,不可用过凉之药,因其虚而挟热,其虚又不受补,是必所用之补品兼能泻热,俾肝胆之虚热皆愈而痢自愈矣。而以升肝化郁之药辅之。

Leave a Reply